*ST洪濤打響上市地位保衛戰

2024-05-26 22:40:05 來源: 經濟觀察網

   記者 鄒永勤 在延期兩天后,2024年5月23日深夜,深圳洪濤集團股份有限公司(002325.SZ,下稱“*ST洪濤002325)”)終于發布了關于對深交所關注函回復的公告,就市場關注的股權轉讓進展進行說明。

  公告指出,深圳市招金金屬網絡交易有限公司(下稱“深圳招金”)、海南東方招金礦業有限公司(下稱“海南招金”)此前中止盡職調查,并非中止合作、也非終止合作,而是他們在綜合考慮到公司司法重整工作的推進情況后調整了投資策略,改為以產業投資人意向方的身份參與上市公司重整,且深圳招金暫不參與。

  記者留意到,圍繞與深圳招金、海南招金的股權轉讓事項,*ST洪濤在年內已經連續收到深交所三份關注函。而在關注函中,深交所對股權轉讓交易的真實性提出了質疑,矛頭直指*ST洪濤是否為了規避退市而炒作股價。

  公告發布后的5月24日,雖然A股市場大幅下跌,但*ST洪濤卻放量大漲并在盤中多次沖擊第7個漲停板,但最終以2.65%的漲幅報收。

  5月24日收盤后,該公司董事會秘書處的相關工作人員在接受記者電話采訪時表示,“前段時間公司股價確實是出現連續多天低于1元/股的情況,存在面值退市的風險,但現在已經漲回來,站穩在1元/股之上了”。

  三份關注函

  頭戴“華為重要基建核心優質供應商”光環的*ST洪濤,在上市初期曾有過一段輝煌日子:從2009年至2015年,其每年歸母凈利潤均呈現正增長,二級市場股價亦備受追捧,總市值于2015年6月曾達到250億元左右。

  但其后受跨界職業教育受挫等因素,*ST洪濤的業績逐年下降,不但2020年至2023年連續4年虧損,更是出現大量債務逾期無法償還的情況。2024年1月29日,債權人之一的惠州市中和建筑裝飾材料有限公司(下稱“惠州中和”)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深圳中院”)申請對*ST洪濤進行重整。1月29日至2月2日,*ST洪濤股價出現連續跌停,一度探低至1.07元/股,逼近面值退市紅線。

  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ST洪濤的實控人劉年新開始尋求通過股權轉讓引進新實控人,從而達到“改善公司現狀,帶領公司走出困境”的目標。2月4日晚,*ST洪濤發布公告稱,劉年新于1月31日與深圳招金、海南招金及公司簽署了《股份轉讓框架協議》(下稱《框架協議》)。根據《框架協議》,該次股權轉讓的交易價格高達1.52元/股。同時,若股權轉讓完成,*ST洪濤的實控人將變更為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的共同實控人歐陽勇。

  公告發布后,*ST洪濤的股價出現連續漲停走勢,并于3月14日摸高至2.11元/股,短期漲幅巨大。但由于擬定的交易價格過高,深交所質疑該次股權轉讓交易的真實性,分別于2月5日和3月1日兩次向*ST洪濤發出關注函,要求其就“是否存在炒作股價、規避退市的情形”“股權轉讓交易的具體進展”等一系列情況作出書面說明。

  但*ST洪濤并未按規定如期進行回復,而是以擠牙膏的方式一點一點回應,直到3月16日才完成了對深交所兩份關注函所提問題的全部回復。而3月16日的回復公告顯示,深圳招金、海南招金在綜合考慮*ST洪濤重整工作的推進情況后,已“中止盡職調查工作”。

  二級市場上,*ST洪濤的股價亦提前兩天于3月14日放量沖高見頂,其后成交量迅速萎縮,股價更是一跌再跌,并于5月15日最低跌至0.84元/股,重新陷入面值退市的困境。

  但在5月15日當天的業績說明會上,劉年新透露其與深圳招金、海南招金簽署的《框架協議》仍然有效,雙方繼續保持了密切溝通和接洽,對合作的相關細節進一步完善與優化,并希冀通過與招金的深度合作做大做強公司主營業務。

  該消息一出,*ST洪濤的股價立即連拉6個漲停板,雖然5月24日沖擊第7個漲停板失敗,但憑借短期40%的漲幅,退市危機似乎暫時得以解除。

  由于劉年新5月15日的表態和*ST洪濤3月16日的回復公告存在明顯差異,為此深交所于5月19日向*ST洪濤發出了年內第三份關注函,要求其就披露的內容是否存在前后矛盾等問題做出書面說明;并指出截至2024年5月17日,*ST洪濤股價連續6個交易日低于1元/股,存在面值退市風險,在這樣的背景下,深交所關注該公司高管人員“是否存在內幕交易、市場操縱、非公平披露信息或借信息披露炒作股價等情形”。

  上述第三份關注函的回復日期本應是5月21日前,但*ST洪濤在5月23日深夜才發布了相關的回復公告。

  招金入主?

  在5月23日晚的回復中,*ST洪濤就此前深圳招金、海南招金中止盡職調查一事進行了特別說明,稱“中止盡職調查,并非中止合作,也非終止合作”。公告同時表示,實際上深圳招金、海南招金對公司進行了兩次盡職調查,在第一次中止后不久,便于4月12日至4月26日圍繞重整預案相關內容展開了第二次盡職調查,并已完成。

  公告同時稱,在3月16日至5月15日期間,雙方已進行了三次溝通接洽。其中,4月11日和5月14日,劉年新、歐陽勇等人兩次在洪濤股份大廈22樓會議室就如何實現“管理人申請協商確定重整投資人”的路徑等問題進行了商討,并確定了深圳招金暫不參與。4月23日,在深圳中院召集的司法重整會議上,海南招金表達了其成為*ST洪濤重整產業投資人的意愿。

  該份回復公告發布后,雖然5月24日A股市場整體大幅下跌,但*ST洪濤卻放量大漲并多次封住漲停板,但最終以2.65%的漲幅報收。

  記者注意到,市場之所以高度追捧*ST洪濤此次股權轉讓事宜,或許與*ST洪濤在2月4日晚的公告有關。在當晚的公告中,*ST洪濤稱深圳招金是山東招金集團有限公司(下稱“招金集團”)子公司,海南招金是中國領先的黃金生產商和中國最大的黃金冶煉企業之一。這一信息很容易讓市場誤以為是招金集團這家國有公司要入主*ST洪濤。

  在*ST洪濤2月8日回復深交所的公告中,曾明確指出“若收購順利完成,上市公司的間接股東具有國資背景”。記者查閱天眼查平臺信息發現,深圳招金成立于2004年,最初的大股東確實是招金集團(出資占比95%),但經過多次股權變更后,從2011年起,招金集團的持股比例已經降至33.33333%。海南招金同樣成立于2004年,股東情況方面,招金集團旗下的招金礦業股份有限公司(01818.HK,下稱“招金礦業”)持股比例為25%。

  根據相關公告,深圳招金和海南招金的實控人是歐陽勇。記者通過查閱“中國裁判文書網”等網站發現,2019年和2021年,海南招金和招金礦業曾兩度對簿公堂,案由是損害公司利益責任糾紛;緊接著2022年,深圳招金和招金集團也對簿公堂,案由則是損害股東利益責任糾紛。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5月23日晚的公告,只有海南招金表達了要成為*ST洪濤重整產業投資人的意愿,深圳招金暫不參與。天眼查平臺信息顯示,海南招金的注冊資本僅580萬元,被標注為小微企業,與此前“中國最大的黃金冶煉企業之一”的公告介紹似乎大有出入。

  變賣資產?

  在相關公告中,歐陽勇入主*ST洪濤的目標是“抓住黃金行業升級轉型背景下的產業發展機遇,共同締造國內貴金屬消費市場頂尖品牌”。然而,記者注意到,*ST洪濤自成立以來其主營一直是高端建筑裝飾行業,從未涉足貴金屬領域。

  那么,歐陽勇究竟看中了*ST洪濤哪方面的優勢呢?如果其成功入主,*ST洪濤原有的主業又何去何從呢?由于通過公開聯系方式無法和海南招金取得有效聯系,5月24日,記者致電*ST洪濤董事會秘書處進行咨詢。

  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如果海南招金進來的話,將會引入黃金這一塊的業務,屆時公司究竟是雙主業格局,還是多個主營業務中側重于黃金,這些暫時未定。

  “雖然我們此前一直沒涉足貴金屬這方面的業務,但由于公司自身擁有一些產業園,這些產業園可以作為配套使用,從而助力國內貴金屬消費市場頂尖品牌的締造!鄙鲜龉ぷ魅藛T稱。

  有市場人士向記者指出,雖然*ST洪濤現在面臨退市危機,但它自身的底子并不太差,擁有高達25.32億元的應收賬款,以及估值超過百億元的產業園、辦公樓等,這些都應該是吸引歐陽勇入主的原因。

  “比如觀瀾產業園、洪濤股份大廈等,估值都以10億元為單位,是挺不錯的優質資產!鄙鲜鍪袌鋈耸勘硎。

  位于深圳市南山區高發西路28號的洪濤股份大廈(即劉年新和歐陽勇多次會晤商談的地點),是*ST洪濤于2016年購置的產業,并曾一度作為其總部辦公大樓,建筑面積約2萬平方米。

  5月24日下午,記者來到洪濤股份大廈進行實地探訪。據物業工作人員介紹,*ST洪濤已將其中的4層樓出租給某中介公司,再由中介公司轉租給客戶,“出租率挺高的”。

  根據*ST洪濤2月8日的公告,公司在全國各地擁有一定量的辦公樓、別墅、住宅、廠房和土地使用權,其中金額較大且優質的資產有4項,分別是觀瀾產業園(價值約69億元)、洪濤股份舊總部大樓(價值約20.50億元)、洪濤股份大廈(價值約10億元至15億元)、天津產業園(價值約6.80億元)。

  *ST洪濤表示,由于購買時間較早,上述資產涉及的土地及房產均有所增值,增值部分未在賬面體現,賬面價值與市場公允價值存在較大差異。必要時,公司會選擇將優質資產進行出售。

  記者粗略框算,僅上述4項資產其價值便已超過106.30億元。那么,在當前的情形下,該公司有否考慮將部分資產出售,從而解除退市風險呢?畢竟,根據相關公告,該公司的總負債才52.51億元。

  對此,*ST洪濤董事會秘書處的工作人員表示,他們確實有這個打算,并在尋求買方,但“由于這些房產的金額相對比較大,再加上近期樓市行情也不太好,所以并非那么容易就能夠找到買方”。

  記者留意到,深圳中院官網已于5月23日15時宣布,廣東君信經綸君厚律師事務所已成為*ST洪濤預重整案的一級管理人。那么,按照重整過程走下去,公司退市的風險究竟有多大呢?

  對此,上述工作人員表示,目前公司其實是面臨兩個退市風險:第一個是公司2023年年報被出具了“無法表示意見”,這種情況下,就要看2024年年報是否會繼續被出具“無法表示意見”,如是,那就會退市;第二個就是面值退市風險,如果公司股價連續20個交易日低于1元/股,就會觸發面值退市。

  “前段時間,公司股價確實出現了連續多天低于1元/股的情況,存在面值退市的風險,但現在已經漲回來,站穩在1元/股之上了!鄙鲜龉ぷ魅藛T如是稱。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0

+1
小牛診股診斷日期:2024-06-12
*ST洪濤
擊敗了18%的股票
短期趨勢弱勢下跌過程中,可逢高賣出,暫不考慮買進。
中期趨勢
長期趨勢已有8家主力機構披露2023-12-31報告期持股數據,持倉量總計8162.51萬股,占流通A股5.91%
綜合診斷:近期的平均成本為0.72元。今日該股跌停,資金流入量較少,且換手情況一般,后市不太樂觀。該公司運營狀況尚可,暫時未獲得多數機構的顯著認同,后續可繼續關注。